特朗普执政下美国政府采购三大预判

2017年04月06日 09:44 来源:政府采购信息打印

  编者按  鉴于特朗普鲜明的风格,国际社会纷纷推测和研究其下一步的政策调整和执政导向。具体到美国政府采购领域,特朗普上台将使美国联邦政府的采购政策发生哪些变化?对中国的GPA谈判是否会有影响?下文在分析美国政治社会的基础上,对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采购政策的变化进行了推断和预测,希望有助于读者拓宽视野和思路。


  美国政治环境分析


  分析美国的政治环境和背景,我们可以从中美两国在国家治理方式上的区别谈起。在中国,我们强调国家、集体和个人利益的一致性,倡导“治国就是治家”的理念。中国春秋时代的思想家老子曾说过:“治大国如烹小鲜。”《后汉书》中也提到:“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种家国理念已经深深植入中国人的思想乃至国家治理之中。


  而美国是一个彰显个人主义和小集体利益的国家,先从个人、小集体,再到国家,全社会的思维方式是一种由小到大的模式。比如可以按不同标准和因素(州、年龄、种族)划分成众多的不同群体,这些群体都有着各自的诉求和利益。


  美国社会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兼顾和满足这些群体的利益诉求的呢?他们采用“代议制”,即推选代表,选出代表自己利益的人参与竞选。


  目前经过多年发展,美国社会中这些众多的利益群体已经发展和演化为两大派别,即代表保守和传统的共和党(布什、特朗普所在党派),以及代表进步和变革的民主党(奥巴马和希拉里所在党派)。美国社会的稳定和进步发展,就是在这两党的博弈和交替执政中不断前进和实现的。


  特朗普的上台,就是同奥巴马奉行8年的变革政策的一种博弈结果。奥巴马执政期间,民主党所倡导的全球化、平权等政策得到长期推广和落实,社会上一部分群体,主要是华尔街精英、少数弱势群体、知识分子以及政府雇员的利益得到满足。


  而盎格鲁萨克逊裔传统新教徒的白人群体,其利益在全球化背景下受到了损害。这部分群体多是蓝领工人,因为在全球化背景下,很多美国传统工业基地的衰落,导致钢铁、汽车等重工产业的倒闭,使得这些人的利益受损。


  所以,这部分人群要推选自己的利益代言人,以维护和争取自身的利益,因此应该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


  特朗普执政采购政策预判


  因为出身代表传统和保守的共和党,特朗普上台后,必定会沿承“出其不意”的“反变革”路线,在各方面对于民主党多年的改革路线进行反击,如目前我们已经知道的移民政策、大学政策、外交政策等。在政府采购方面,特朗普执政后美国政府会作出哪些政策调整?在此,笔者做了3个大胆的预测。


  一、削弱绿色采购制度


  美国绿色采购制度始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环境运动,经过六七十年的发展,逐步建立了完善的空气、水、循环再生产品等方面的节能环保政府采购政策,对供应商生产排放有害物质和有毒物质有着严格的规定和限制,而且建立了规范的信息披露制度。


  这些环境保护和绿色采购政策就如同是一套套枷锁,“抑制”了部分高耗能产业的发展,一定程度上扼住了美国经济发展的喉咙。具体到单一供应商,无疑增大了其生产和供货的成本。


  为在一定程度上放开美国经济发展的口子,特朗普上台后很可能会给传统企业的环保枷锁松绑,特别是会在钢铁、煤炭、石油等行业放松环境政策约束,即以一定程度的环境牺牲来换取国内传统工业的复苏和就业率的增加,进而推动国内经济增长。


  二、反向推动劳工政策、平权政策


  我们知道,美国社会一直标榜“自由、民主、公平、个人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承认和保护不同群体的利益,包括弱势群体,所以出台过大量涉及劳工保护、少数民族保护以及中小企业保护等倡导平权方面的社会政策。


  如美国建筑业有戴维斯·培根法,该法类似于中国的农民工保护政策,旨在保护建筑工人的利益不受开发商侵犯。在美国建设工程项目的采购中,会依据该法,对投标人建筑工人每小时的最低工资设定条款和要求,并且评标和授予合同时会进行核对和审查。此举能够很好地保障建筑工人的利益,促使建筑工人和资本家实现一种平等的关系,但是会提高建设成本。


  平等和效率是一对矛盾。在过去的8年中,民主党的执政更加追求平等,并围绕平等施策理政。但长期倾向于平等的执政基调,难免遏制和制衡了企业和各行业的发展活力,导致企业国际竞争力降低,这必然也会影响到整个美国社会的发展效率。


  所以,高举“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旗帜执政后,特朗普会将牌从“平等”的一面翻到“效率”的一面,对传统中小企业的劳工保护等政策进行反向推动,以此激活企业发展,进而提高美国社会的发展效率。


  三、反全球化


  民主党奥巴马执政期间,全球化精英主义执政倾向下出现的一些结果,使特朗普上台前美国的主流民意呈现出反权威、反精英、反主流媒体的趋势,并且孤立主义、反全球化的苗头初显。这的确也是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主流外交政策的倾向,如上台后短短几天就提出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并于今年年初正式宣布退出,同时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基于特朗普执政下的这种情形,中国加入政府采购协定(GPA)的谈判可能也面临新的情况。中国从2007年开始启动加入GPA谈判,目前已经十年了,共提交了六份出价清单,有关方面正在推动第七份出价清单的尽快出台。中国加入GPA的谈判进程,之前一直是在美国和欧盟的敦促下开展的。但目前分析特朗普的执政导向,今后美国推动中国加入GPA的力量会减弱,需要我们对此做好思考和应对。


  以上是笔者对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采购领域政策的一些变化和导向所做的推测。当然,这只是笔者个人的分析和见解,至于这些预测是否会真的应验,特朗普政府到底会推行怎样的政府采购政策,还需要我们拭目以待。(赵 勇)



© 1999-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版权所有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ICP100460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