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能源署署长:光伏电站高额补贴让德能源转型负担沉重

2017年08月04日 08:08 来源:中国政府采购报打印

    本报讯 近日,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邀请德国能源署署长安德烈亚斯·库尔曼就德国能源转型2.0版的实施现状和未来展望进行了解读。在回答能源转型过程中的经济性问题时,库尔曼直言光伏电站的高额补贴让德国能源转型负担沉重。不过,相信到2025年,成本将进一步降低,电价也会回复到高位,仍然有利可图。

    据了解,早在多年前,德国“能源转型计划”就以20年固定价格收购个人或公司提供给电网的光伏电量。2013年,德国对可再生能源的财政直接补贴达到180亿欧元,2016年更达到250亿欧元,固定电价补贴成为德国政府沉重的财政负担。对此,库尔曼直言:“德国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犯过的最大错误就是光伏补贴时间太长,削减太慢。要是早一点放弃固定电价,德国能源转型的成本就不会这么高。”

    2016年,德国确认终止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优惠政策,新的可再生能源政策于2017年生效。如果说固定电价补贴制度为德国打造了强大的可再生能源体系,那么招标电价制度则是德国电价制度走向更加市场化的必要手段,并最终达到确保投资者回报预期和通过电价协调电力系统风险的平衡点。库尔曼举例,在电价招标过程中,曾有一家海上风电企业报出了零电价的最低电价。这家企业认为,2025年海上风电的成本还将进一步降低,而现在电力市场的价格过低,预期电价将回到高位。因此他们确定即使报出零电价的最低电价,企业仍有盈利空间。让市场寻找电价,招标电价制度在德国仅实行一年半,可再生能源价格已下降了10%-20%。

    可以说,德国能源转型1.0是一个自上而下的过程,而德国能源转型2.0则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库尔曼指出,全景式能源转型的解决方案需涵盖所有专业领域,只有来自各个领域自下而上的数字化创新,才能够助力能源转型。而能源转型的下一个聚焦点就是城镇能源转型。



© 1999-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版权所有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ICP10046031-10